盛讚何宇桓陈胜吉何蔚庭台电影人闻天祥高度期待马电影
作者: 点击:556 次
盛讚何宇桓陈胜吉何蔚庭台电影人闻天祥高度期待马电影闻天祥16岁开始发表有关电影的文字,20岁起历任台湾各大报影评人及专栏作家,并以论文〈蔡明亮研究〉取得中国文化大学艺术研究所硕士学位。2009年,他被知名导演侯孝贤延揽出任“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首席执行官,2010年带领工作人员创办“金马奇幻影展”,现任“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执行长。热爱电影的本地人,应该都知道闻天祥这号人物,尤其是近两年,他更成了大马的常客,结识不少大马中文电影人,私下互动频频。去年,闻天祥来马主持“金马创投分享会”,相隔快一年后,闻天祥再次来马,这一回,他看起来明显瘦了。成功减掉20公斤问起他变瘦的原因后才知道,原来他去年在“金马创投分享会”结束后,回到台湾时,便开始勤做有氧运动──踩飞轮(类似健身车),最终成功甩掉20公斤。“瘦下来的好处,就是解决了我多年的血压高问题。”很好奇他和大马中文电影是在什幺时候结下缘份的,对此,闻天祥说,他第一次接触大马电影,是受邀到新加坡担任评审,从那时候起,他开始接触马新电影。他说,当时,阿牛陈庆祥执导的《初恋红豆冰》让他眼前一亮,至今仍让他讚不绝口。“这部电影开展全民电影的风潮,即便取材在地、走温馨家常的路线,仍可以打动在地观众,也能到国外参赛。《初恋红豆冰》在槟城取景,呈现出有别于城市的风貌,女主角李心洁的表现更是无懈可击,举手投足和眼神全都是戏。”自此之后,闻天祥开始留意并观赏了不少大马电影。在他眼里,凡是没有看过的电影都是“新电影”。“到目前为止,我只看过大马中文电影,大马导演周青元曾介绍我看大马其他语言的电影,我看了其中一部,可惜没有中文字幕,我根本听不懂,哈哈!我一直在想,是否可以把这些电影带出来?”数量非问题 关键是特质2013年马来西亚中文影视协会首办“金筝奖”时,闻天祥首次来马担任评审团主席。该颁奖典礼每两年办一次,原订去年举办第二届,因赞助商退出而宣布展延。驻马来西亚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与吉隆坡中文电视电影协会已于今年7月举办“马台交流影展”(简称MTFF),影展活动包括“金蝶奖颁奖典礼”。早前,闻天祥更以私人名义担任明年3月举行的“马来西亚首届国际电影节”及“金环奖颁奖礼”顾问。大马中文电影圈需要这幺多颁奖礼吗?闻天祥认为,数量不是问题,关键是特质。“就像台湾有‘金马奖’和‘台湾电影节’,两者是没有冲突的,因为颁发的奖项和性质不同,把国际电影带到台湾,能让观众有机会观赏好电影,也藉此机会培养观众喜欢看电影的兴趣。大马第一次办中文国际电影节,我希望该影展能偏向这方面发展,以把好电影带到大马互相观摩,同时也可以鼓励想往电影业发展的人。”欣赏大马多位导演作品闻天祥说,他对本地多部电影都有所期待。“另一位大马导演何宇恆也给我看了他的最新作品的片花,感觉像是动作片,但他说不是,这让我更加期待,何导演对其作品的掌控力十分有魅力。”闻天祥也看好两年前在“金马创投会议”拿下百万首奖的《分贝人生》。“陈胜吉导演是我教过的学生,哈哈!他的作品得奖后,台湾人也都很关注这部人文关怀的电影,现在连张艾嘉都来演出,我特别期待这部电影上映。”除此,闻天祥也盛讚今年年初在澳门电影节一口气赢得4个奖项的《我来自纽约》。“这部电影很有趣,好多场景是我之前没有看过的,例如组屋、长形走廊,跟早期的台湾相似。“东南亚的电影作品有机会受到外国的注目,菲律宾和越南电影也都曾在海外得奖,大马更是条件具足,因为它本身的文化已是条件之一。来自大马的知名导演蔡明亮及何蔚庭都曾在金马奖得奖,黄明志的电影虽然有争议,但他用俏皮轻鬆的拍摄手法带出讯息。李勇昌的作品也不错,还有许多导演及演员,都是可以裁培的,好让更多人认识大马电影。”见证台湾电影高低峰期人生泰半时间都在跟电影打交道的闻天祥,年年为该年度的台湾电影写下“年终报告”,见证了台湾电影在谷底的低迷状态与过程中的辛勤爬升。闻天祥的最初电影记忆是在五六岁时。“父亲在我上小学前去世,我记得他带我去电影院看由狄龙与林珍奇演的《蛇王子》。”那时候,电影还未实施分级制度,该部电影是由倪匡编剧,而把奇情、神怪、科幻等元素冶于一炉的《蛇王子》,对这个孩子来说的确是个“过激”的经验。“就像是时间的凝结术,我或许不记得片子演了些什幺,但却记得跟父亲去看电影这件事。”闻天祥随即提起林珍奇是台湾第一位飘洋过海至香港发展的女演员,而电影男主角,即一度红遍华人世界的帅气武打巨星狄龙则是闻天祥的第一个偶像。金马奇幻影展靠票房支撑除了“金马奖”和“金马创投会议”,另一项受人瞩目的台湾电影活动就是“金马奇幻影展”,而这是闻天祥和侯孝贤催生的活动。“金马影展通常是上半年没事、下半年开始忙。每次做完就要解散一批人,明年再把人找回来,一群人就这样半年来、半年去。我想何不学‘伦敦电影节’,一年办一个主要的大型活动,另外半年就做小型的活动,虽然累但能留人。”既然要做就希望与“金马影展”不同,在闻天祥构思下孵出“奇幻影展”这匹顽皮小金马。名为“奇幻”,但并不是指由奇幻文学所改编的类型电影,而是指手法上的灵活与创意,科幻、恐怖、悬疑、推理、幻想、定性比较高调的喜剧和爱情电影,甚至武侠片、黄梅调、歌舞片都包含其中。由于这项活动属自发性,所以台湾政府未给予拨款,而该影展则全是靠票房支撑,但令人欣慰的是,这项影展开办后,一晃眼就来到第七届,显见观众对好电影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首篇影评论《英雄本色》闻天祥16岁开始投稿,第一篇影评写的是有关电影《英雄本色》的评述,这是敲开他作为影评人的第一块砖。“非常神奇,当时不管杂誌或是报纸,编辑不太管你年纪大小,只要写得好,稿子就有机会刊登出来。”闻天祥在大学时期创办辅大电影社,几年下来,这个学生社团的活动力超乎想像,直到大三,闻天祥才逐渐有了自己的时间,并将心力投入评论写作,每天的行程固定。“早上起床就写稿,看试片,上电资馆找资料、剪报及藏书,晚上再与电影社的学弟妹参加活动,还有看大量的表演。”他说,老师鼓励他们去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在标準答案之外,还会有什幺?这个年轻时就深植心底的意念,成为我日后所有行动的根基。”/何慧菁 2016.10.07‧2016.10.07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