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药手札(二)‧奔向草药群‧行绿色走廊
作者: 点击:795 次
草药手札(二)‧奔向草药群‧行绿色走廊在这个几乎看不出岁月更迭的大马热带雨林山脉里,在群山环翠、林壑纵横的护卫下,任何一株小小的绿色植物都会让人发出惊叹号。绿意如盖的崩大碗、婆娑亮丽的萱草(金针菜)、婀娜秀美的牛白藤,还有斑斓多姿的马缨丹等等,千年古树卓然其间,与远山近水相互映衬,形成一道气势磅礡的生草药线。随着子持续行进,一群草药人在这令人心驰神往的雨林中,把生草药当音符,组成了生命乐章的基调,品嚐草药甜酸苦辣中,还有力量把阿公阿嬷的用药秘方传承下去,这是一个有人情味的故事!林=林天明黄=黄暹燕黄:许多人对大马境内的草药生态一知半解,老师,今天就谈一谈我们在山里山外的草药趣事吧!其实,我们的家园满地皆是生草药,但大家都不懂珍惜!林:这个说法準确无误。只要是有草地、有绿色的地方,不管是在山里、溪河边、沙地上、马路边、草场中,都一定有生草药在生长,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草药生长,大马的草药可说是“百草齐生”。黄:在接触生草药这幺多年以后,老师还会常常有惊喜吗?林:每次进山不一定有期待,有特别的草药出现时,都会心生感恩可以与它见面;一般上,我都是抱着平常心进山,这样即使没惊喜也不致过于失落。黄:我也认同。我常常参与採草药活动,并不纯粹为了某种草药而去,只要让我看到曾经见过的草药品种,也可以生长在别处,就特开心了。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些年来我们跑了许多地方,不只是看草药,也看景点和品尝当地美食。像我们一群草药友常常结伴同行到金马仑,可以从山脚下走到山上,走走停停的嚐在地美食。更多时候,我是去发掘新鲜事物,比方说碰到週六,一定到金马仑的菜市逛,留意当地菜贩卖的新鲜蔬菜品种,就会有所发现,那也许是菜农栽培的新品种,再来,当地有很多东西是其他地方不会有的,像佛手瓜,之前也不曾吃过,有一次看到有人家栽了满园的佛手瓜,我们直接就採来吃。到了彭亨文打(Benta),早上我一定会去一趟巴剎,这里是一窥当地特色的最佳途径,在巴剎兜一圈后就会知道有哪种新草药被当作蔬菜来卖?菜农又种些甚幺新草药?这都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得到的第一手资讯,且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所以说,一样东西不只有一个面,今天可能看到它的果,明天看到它的花,后天再挖它的根来看。到了现场,可能还有人与你分享草药的大小事,在沿路上的点点滴滴都可以形成很好的回忆。林:这活动里头有多层的意义,谁来参与我们都会接受,大前提是必须要有一颗草药的心。中医师参加草药活动,通常是为了与生草药多接触,避免淡忘掉。普通人知道了草药的好处后,就喜欢拿回家栽种,我们多半会告诉他们哪些草药可治哪些病,栽种后,可自用也可送给他人。一年下来,採草药活动中,总有人事几番新的景象,新知旧雨都有。由于草药班每年开课都有新学生,那些对草药特别有兴趣的学员,都会参与我们的草药活动。我们收生要求严格,还有人数限定,一来是避免草药的原生地或他人的园地遭破坏,二来也需提防不相熟人士,可能不听取我们的建议,而把草药破坏殆尽。每次到山里头採草药,我会警惕大家草药不能採尽,一定要把根留住,曾经有过一些人因贪图眼前利益而把草药採尽,这是后来我们录取学生要求较严格的原因。故此,每次的採草药活动,可以是三五人,也可能是十多人,草药营则别当别论,一次过来了二三十人或上百人也说不定。彭亨草药生长丰盛黄:为了保持森林里的生态环境,通常,我们都不会在近期内重访同一个地点。林:是的,採摘或观赏草药的地点得时常换,但总离不开彭亨州,这里是草药生长最丰盛的地方,环境也最好。说起来,处于马来半岛中央山脉森林地带的彭亨州,其地质、气候和林里好的磁场,有利于生草药的生长,这块地带包括了文打、云顶、福隆港、金马仑、白叶山等地。我们发现到,同一品种的生草药,长在这块林地和其他地方的就是不一样,就像在森林里看过用于清热解毒、去风除湿的石上柏,它所呈现的形状就完全不一样的,颜色很深,特鲜艳,特茂盛,不知就里的外行人也可凭着其生长的质素和长相,较易分辨出来。黄:除了这理由外,我就常常告诉老师你呀,不能永远在金马仑或福隆港这些老地方转,可以选择比较刺激的地方,加点挑战性的元素进去,方能在採草药之余也有玩乐。林我们后来不是去了位处彭亨的白叶山吗?那里特别之处是很有刺激感,你们这些年轻医师较喜欢这个地方。刚开始去白叶山时,真很难接受四驱车颠簸于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感觉挺刺激的。过去我都是与王济民老师等人(那都是老医师啦!)出外採草药。记得,我们过去出外就单纯的为草药为去,随着时间的转变,现在的年轻医师多在乎过程中的乐趣,常常是採草药时,还要顾及哪些景点可以顺便看看,然而受年轻医师影响后,心境更开朗、轻鬆,採草药的活动变得更生动更活了。惊动蜂巢狼狈慌逃黄:以你跟我们一同进山找草药的经历,哪一次是最艰苦的呢?林:说到最艰苦的採药经过,算是进入文打的森林区看莱佛士花吧!当时,整百人在当地马来同胞开路下,浩浩蕩蕩地往山里挺进。意想不到的是,走到半途竟惊动了蜂巢,暹燕大喊:“蜂窝啊!”喊罢,每个人都本能地伏地窜逃,场面混乱,以致大家都很狼狈。有个女学生就连裹在衣服里的背部、臀部也被叮到,算是伤得最严重的一个。幸好,不是虎头蜂,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之后,大家涂抹药膏后继续上路,因为不到黄河心不死。那幺,你又有甚幺难忘经验呢?黄:我想,应该是前往坐落在云顶和文冬之间的杜顺(Dusun)那次吧!那回真的是跌得屁股开花,当地的山坡过度陡峭且满地是烂泥,植物全是巨大的攀生类。一般上,森林的光线不足,我们一定要把植物扛下来才可能拍得全面,那次经验却是扛也扛不下,拍也拍不到,最后只能锯了。其实,外人也许好奇是不是可以这幺对待林里的草药植物,我们也许可以趁这个机会向大家解释吧?林:是的,其实要视乎那个地段是否属于森林保留地(福隆港为其中一个森林保留地),若未被列入保留地的话,草药友是获准到当地採摘生草药的。促我成长丰富生命黄:我想,草药友进出山林,最怕的是迷路,一旦在林里找不到出路,真的是心惊胆跳。根据我们的经验,时间一过了下午5点,整座森林随时都会在数秒钟内暗下来;若是遇上阴天,下午三四点就暗得比其他地方快。于是,草药友在进入森林前,就必须按时在下午4时许开始撤退,只是,我们这群人总是不到天黑不收队的,只要还看到一点光线,都会继续挺进的。试过一次到霹雳玲珑寻找大力王的蹤影,那儿盛传是老虎出没的地方,可是那天我们走了很远很久都不见大力王,我不断地央求大家离开,因为要从森林退出来,并不是两三步就可以退出的,那种感觉太可怕了!此外,进森林也有许多不成文条规要遵守的,包括不能随便碰任何林物,必须自行判断那是否是可以触碰的草药,一切危险性的动作都被禁止。比方说,我们身上携小刀是为了开路,并非蓄意破坏林里的植物。植物原本就属于大自然的,若移植到家里,就得花时间花心思照顾它,否则很快就会枯死。因此,草药友必须确定真要栽种才下手採摘。林:一般上,我们都会以不伤害植物为大前提,才决定是否要採摘相关草药。那些在山脚下能找到,或是在平地不能繁殖的草药,一概不鼓励採摘,像只生长在深山的九节茶就是其中一例。植物本来就是供人观赏的,我们还要留给下一代,总不能让这幺有用处的植物消失在我们的手上啊!生草药不只是大自然的重要一员,在我的一生中佔据重要的位置。那你又如何形容生草药在你生命中走过的日子呢?黄:很简单的一句话——生草药促进我成长,丰富我的生命!/副刊‧报导:王芷萱‧2010.01.20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