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帮哲学家:犬儒学派
作者: 点击:572 次

丐帮哲学家:犬儒学派

你问我犬儒是什幺意思,且听我讲个小故事。

几年前你在校园BBS上贴一照片,儘管那时你刚唱完歌归来,身上大红色演唱袍子肥的能塞进两只老母鸡,脸上挂着一副腮红堪比猴屁股,唇彩犹如吃完猪蹄没擦嘴。儘管如此,照片下方的评论却如此春风化雨暖透你心:「这妹妹真可爱」、「这学妹不错」、「这学妹真面熟」。而如今,你再在BBS贴一照片,你会发现评论永远比照片更有看头:「求包养求介绍」、「哈哈哈哈哈哈」,笑得你毛骨悚然不知所以;更有「复仇贴,鑒定完毕」搞得你哭笑不得。总而言之:数年前,网路民风尚好;而如今,网路犬儒当道!

犬儒主义(cynicism)在今天被简单地概括为:玩世不恭加愤世嫉俗。如果大家经常在网路各大BBS潜水,且发表言论有以上倾向,那幺今儿个就让我带领大家去瞻仰围观下各位的祖师爷吧。

公元前五世纪末,曾经灿烂一时的古希腊城邦制度由盛而衰,它的衰败,我们可以从雅典在伯罗奔尼萨战争中的一败涂地,苏格拉底被所谓「民主」的毒芹汁赐死,柏拉图失望至极愤而出走西西里中,窥视得一清二楚。当曾经强大的城邦已然成为明日黄花,当曾经自信的公民沦为臣民,当战争引发社会混乱道德滑坡人心不古,一群哲人开始对现实产生怀疑,于是他们用极端的方式表达自我。

他们是那个时代的行为艺术家,他们的名字叫犬儒。

「犬儒」一词,翻译的不得不让人拍手称讚。「犬」的意思就是狗了,「儒」就是儒生,知识分子的意思,「犬儒」就是「像狗一样的知识分子」。只见这群知识分子举止乖张放浪形骸不知羞耻,却又我行我素敌我分明敢咬敢斗。他们是希腊版丐帮:赤足而行,乞讨为生。他们又是时尚潮人:将米兰时装週流行元素一网打尽:鸡窝头渔网服透视装。他们还是行为艺术先驱:住在木桶随地排泄当众XXOO。他们的口号:一切附庸风雅,装阳春白雪的哲学家都是纸老虎,打倒纸老虎! 他们的目标:咱家就是要做下里巴人,哲学家中的下里巴人!

犬儒学派的开山鼻祖是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的同窗兼宿敌安提西尼(Antisthenes)。安提西尼的学生第欧根尼(Diogenēs)将犬儒学派发扬光大且红极一时。第欧根尼出身还不错,他爹是银行家。本来这一职业买房子买车养老婆孩子根本不成问题,可第欧根尼他爹每天看钱摸钱数钱以致走火入魔心生歹念,他开始製造伪币还拉宝贝儿子一起下水。后来东窗事发,父子二人均遭流放。雅典人为此嘲笑讥讽第欧根尼:「哼,人家锡诺普的公民判处流放你。」可第欧根尼却过早掌握了辩证法的萌芽:「怎幺,我不是也判处他们留在原地了吗!」

安提西尼和柏拉图向来不对盘,于是第欧根尼经常帮老师出气:柏拉图在课堂上给学生讲授「人就是有两只脚、不长羽毛的动物」,学生恍然大悟,这一概念遂颇受欢迎。可没过两天,就见第欧根尼手提一只拔了毛的鸡,气势汹汹去柏拉图课堂上砸馆子踢馆:「看,这就是柏拉图所说的人。」搞得柏拉图脸色讪讪下了台。柏拉图请客,第欧根尼去蹭饭,看人家柏拉图家有名贵地毯,心生不忿,于是双脚在地毯上奋力地踩,嘴里还碎碎念:「踩呀踩,踩掉柏拉图的虚荣!」柏拉图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基本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不动声色地回击:「哦,亲爱的第欧根尼,你不想显示虚荣,可你的虚荣却显示出了你!」

第欧根尼最有名的还是和国王亚历山大之间的对话。话说亚历山大有次来科林斯,名流群儒排队觐见,第欧根尼当然不在队伍里。于是顿感失落的国王亚历山大某天专门抽空去拜访第欧根尼。国王见到第欧根尼时,咱们的大哲学家正在晒太阳、捉跳蚤。政治家一向礼数周全,亚历山大上前自我介绍:「Hi,我是国王亚历山大,请问我能为你做点什幺?」第欧根尼不抬眼皮,把跳蚤咬得嘎嘣响:「嗯,哥们儿,麻烦你走开点,别挡住我的阳光。」亚历山大顿时觉得自己相形见绌,惊第欧根尼为天人,逢人便说:「假如我不是亚历山大,我就要做第欧根尼!」

犬儒学派趣闻轶事很多,他们直接通过自身的行为方式,向世人展现着自己的哲学思想。犬儒学派流传下来的第一手资料寥寥无几,他们的思想只在其他哲学家的着作里间接或直接地被提起,正是这些着作,成为研究犬儒学派宝贵的第二手资料。比方说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就撰写专门篇目描述犬儒学派。其实,比起近现代哲学,我个人更喜欢早期的古希腊古典哲学:毕达哥拉斯学派、犬儒学派、斯多葛学派、伊比鸠鲁学派,他们的名字叫起来都很有爱,他们在我眼中都是一群袒胸露乳披着麻袋手持鱼叉的哲学怪人。他们,代表了哲学的童年。

犬儒学派的思想很容易概括—「三反运动」:反社会反世俗反现实。政治上,他们藐视一切权威,提倡「世界公民」;宗教上,他们怀疑神灵批判宗教;他们鄙视金钱,摒弃世俗快乐。他们超凡脱俗,安贫乐道;他们四处乞讨食不果腹居无定所一无所有;他们却又热爱生活关注人生不逃避不苟且。虽然他们消极、幼稚又极端,但他们自信、独立且强大。他们的思想深深影响了无政府主义、后现代主义,尤其是二战后的那些反社会思潮,嬉皮运动和垮掉的一代。

在〈美女、才女、痴情女:汉娜.鄂兰〉文中,曾提到汉娜的老师雅斯培。雅斯培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中提出了着名命题「轴心时代」:西元前八百年到两百年,北纬三十度上下,出现了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在这一时代,人们开始意识到整体的存在与自我的极限,开始意识到世界的恐怖与个体的无能为力。这一时代英雄辈出:在中国有孔子、老子;在印度有释迦牟尼;在以色列有犹太先知;在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广义上来说,古希腊的犬儒学派和中国的庄子学派属于同一历史时期,且相似度很高。两者都处在礼崩乐坏的社会动荡时期,一个是城邦制的衰落,一个是周王朝的式微;两者都是对人关係、人与人之间的关係反思追问,且本质思想比较接近。

今天的犬儒和古代的犬儒在学理上已有很大不同,它没学到人家独立自信的精神,却只会对人家不羁的行为依葫芦画瓢,今天的犬儒将真正的犬儒主义推向了反面,它是古代犬儒的异种变形。今天的犬儒它虚假成风,信任匮乏;它玩世不恭,说一套做一套,它解构崇高,消解意义。伟大的思想与理想海市蜃楼一般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精緻的利己主义。不错,犬儒是种病,我们大家一同上演着朱德庸的漫画《人人都有病》!

斯宾格勒在《西方的没落》里讲到文化都有週期,西方文化已经无可救药地走入物质消费文化的末路。梁漱溟在《东西方文化及其哲学》一书中也提出,西方文化解决不了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的障碍关係,中国文化将是未来世界文化的主流。可我放眼一望,电视里全是相亲选秀,满大街虚假广告,全社会瀰漫着犬儒主义、虚无主义。这样的文化怎幺能铁肩担道义呢? 一个没有价值观输出的国家又如何崛起呢?

王安忆曾说过,儘管王朔的文字嬉笑怒骂拒绝崇高,可透过文字,王朔骨子里是个好孩子。不错,也许大家会在网路上相互攻击彼此是爱国、不爱国的分子;也许你会犬儒般自我解嘲自己是矮穷矬是鲁蛇,可我知道,无论八○后多嬉皮,九○后多早熟,无论你怎幺在网路上玩世不恭嬉皮笑脸撒泼卖萌,无论你再怎幺披着犬儒的外衣睥睨一切,你骨子里都是好孩子。其实,无论你採取了什幺样的方式针砭时政,我知道,你心灵深处总是希望,有一天,她会更好。

然而,因为犬儒,我们却不作为很久了。

摘自《欢乐哲学课》

丐帮哲学家:犬儒学派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